2138com太阳集团

  •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2762/0
    2019-12-20
  • 我和程厉锋本身是初中同学,但是三年都没有太多的接触,也就初三那个学期坐我的隔壁所以说的话多一点。那个时候的我完全没有情窦初开这回事,心里只有中考,他在意的是苏苏,也不一定,他在班上还有一个知己是人尽皆知的事。这也是他给我印象最深的事,苏苏的初恋,知己是袁新…[浏览全文]

  • 13357/1
    2019-12-12
  • 从此之后,我和他就像偷吃禁果却没有受到任何惩罚的夏娃和亚当,我和他之间的性欲和数千年前的原始人类无异,我们也像退化到了那个时代,没日没夜地交合,无穷无尽的欢愉。直到不知道是多少天之后的天亮,我醒来发现自己独自裸露地躺在床上,他没了踪影,杜妈也不在。我掀开起…[浏览全文]

  • 14643/0
    2019-12-12
  • 翌日,杜妈让我换上白色棉纱圆领中袖的宽衫和明黄色短裤,红色渔夫帽和红白色的运动鞋。十足像是预备去春游。我不解地问她,杜妈,新的学校不用穿校服吗?不用。那我的书本呢?在这里上学是用不着书本的。我更是一头雾水了。迷迷糊糊地随着杜妈走,出了大门,竟到了一片草地,…[浏览全文]

  • 14864/0
    2019-12-12
  • 醒来的时候,我已经穿好洁白的散发太阳味道的轻纱面绸底长睡裙躺在正中央的童话里的高床软枕中。杜妈不知不觉地出现了。该吃晚餐了,程小姐。到晚上了?我居然睡了那么长时间。几点了,杜妈。该吃晚餐了。杜妈的答非所问让我心怀不安。四处寻找,居然看不见显示时间任何钟表。…[浏览全文]

  • 14309/2
    2019-12-12
  • 决定重提这个故事,是决定拾回那段樱花般单纯美好的痴梦。这次,还是以这样俗气的自我介绍开始吧。我,程再夏,十六岁,在本镇的公办初中念初一了。和大多数人一样成绩一般,和大多数人一样长相平平。和大多数人不一样的是,那个紫红色晚霞笼罩的如幻如梦的放学后。我们家的大…[浏览全文]

  • 16398/0
    2019-12-09
  • 剁指头原创小小说两个无腿人撮合到一块儿,天赐良缘。吃着“低保”,衣食无忧,村里还给他俩配备了三轮电动车,出行、购物都方便。日子快活,闲着没事儿干,也会闲出病来的。丈夫来福亮出一双硕大的耙子手,揣着好梦去碰运气,迷上“筑长城”。有时“长城”垮塌,砸得遍体鳞伤…[浏览全文]

  • 18071/0
    2019-12-08
  • 情与法原创小小说崔宇审理石坤田的案卷,掩卷而思:受贿三十万元,已够成受贿罪,尽管情节轻微,认罪态度较好,也逃脱不了法律的惩罚呵!他心里隐隐作痛,就是这个曾经光环笼罩、媒体关注、老百姓颂扬的某企业法人,资助他读完大学。其实,他们之间并不认识,崔宇是通过学校才…[浏览全文]

  • 29164/0
    2019-11-28
  • 皮影戏的故事老马家可以说是这片土地上最受欢迎的人家了,不仅是最有钱的,也是最和气的。老马家一共有四个孩子,但也不是每个孩子都受别人的喜欢。就拿老三来说,老三一出生时还是全家叫喜,因为他是第一个男孩,可过了半年功夫了,老马就发现这孩子不对劲,去寻一老中医看看…[浏览全文]

  • 34865/0
    2019-11-21
  • (一)凌晨五点,陆锋被蚊子叮醒,左手中指关节肿起一个红包,又痒又疼。立冬已经一周了,蚊子还这么毒。这座城市地处南方,由于海拔原因,早晚温差大。入冬后,晚上比较冷。这几天,陆锋家里的蚊子特别多,也不知道从哪里钻进来的。“可能是开门的时候让蚊子跟着进来了。”陆…[浏览全文]

  • 38670/0
    2019-11-19
  •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又是冬天了。阿诺对于时间的定义是:一种重复有序而又无意义的存在。尽管有人向他抗议:时间是构成世界所不可缺少的一环,我们的世界因时间而存在,也因时间而变得有意义。阿诺对此不以为然。城市里的冬天其实没有太大的感觉,人们出门裹得和粽子一个样,进…[浏览全文]

  • 38523/0
    2019-11-16
  • 朋友:我回到家,从医院里。一路的心思,弥漫在胸腔里,很满,却又浓厚、混沌。我不能太将它说清。虽然写了一点简单的文字给你,但那表达出来的,一定是没有表达完整的。甚至,尽管我努力的遣词造句,对自我的表达,也未必准确。因为遇到这件事,原本就有一些戏剧性。戏剧的意…[浏览全文]

  • 39739/0
    2019-11-16
  • 一场极其惨烈的战争终于结束了,战场上一片狼藉。伤者躺在地上,和死神擦肩而过的痕迹刻在他们的脸上。逝者的尸体横七竖八,被日光无言地照射着。数不清的残肢断臂散落了一地,有长的,有短的,有肥的,有瘦的……满地殷红的血液早被炮火烘干,像乌黑的膏药一般紧紧地贴敷在还…[浏览全文]

  • 38821/1
    2019-11-16
  • 小王大学毕业赋闲在家,眼瞅着同学们创业的创业吃皇粮的吃皇粮,个个混得是如鱼得水,小王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经过一番市场调研,小王决定在闹市区开一家服装店。说干就干,小王排除种种阻力,种种干扰,终于如愿以偿地在闹市区开起了一家服装店。事事皆不容易,小王的服装店…[浏览全文]

  • 41332/0
    2019-11-14
  • 1“嘣嘣,嘣嘣”,敲门声响起,吴菲仍旧没有抬起她的头来,她的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手中那份文件,那是关于万山焦化厂污水排放治理的一个重要提案。现在习主席提出的“金山银山,不如绿水青山”的理念深入人心,从上至下,包括普通百姓,环保意识都大大增强。因此但凡遇到关…[浏览全文]

  • 47635/0
    2019-11-10
  • 一热闹的商城正如火如荼举行着一场比赛,美其名曰“真心话比赛”。比赛胜利的奖金居然高达一万元!尽管台下驻足的人不少但上台参加比赛的人却寥寥无几,毕竟这是真心话比赛,谁会在这众目睽睽之下道出真心话呢?台下的人渐渐散去,台上的主持人小张略感尴尬。正在这时,一位身…[浏览全文]

  • 46861/0
    2019-11-06
  • 接待的家庭晚宴,选在姚晴家附近的一家独立的中餐厅。那是在这座古老而又新潮的大都市的第二CBD的一条核心大街上。说独立,是因为这间叫做“顾怡”的中餐厅,便是一幢单独的小楼。一楼被开辟为茶室。二楼至五楼,全为各样的包间。是的,这里只有包间,而无大家惯见的众人共…[浏览全文]

  • 51930/0
    2019-11-03
  • 今日杜康的心情一直都很难过。今日是公司的“出粮日”,所谓的出粮日便是发工资的日子。换着以往这是再平常不过的日子,但今日却不平常。拿了工资条,同事间免不了会聚在一起相互对比,查看。杜康拿着工资条与同事小李的工资条对比还发现,小李的工资居然与杜康的差不多,虽然…[浏览全文]

  • 57134/0
    2019-10-30
  • 大Y紧急召见马岗。马刚见了大Y赶快问:哇哇(马岗对大Y的爱称),为何要急着见本大人?大Y:亲爱的马屎(大Y对马岗的爱称),猪肉价格持续暴涨,你知道吗?马岗:哇哇,亲爱的,这事不怨我呀,我又没从中捣鬼。大Y:我想是这样,你是无辜的。但是,你已受到牵连。马岗:…[浏览全文]

  • 58618/1
    2019-10-28
  • 我和大飞已经很久没见了。“欢迎咱们的大帅哥衣锦还乡,荣归故里。来,先干一个!”大飞拿起酒杯笑容满面的说。我举起酒杯跟他碰了个脆响,一饮而尽,说:“兄弟你就别折煞我了,容易折寿,我可还想多活几年。”我,今年28岁,一事无成。“兄弟你说哪里话,你我都结拜了,我…[浏览全文]

  • 60080/0
    2019-10-24
  • “我想要怒放的生命就像飞翔在辽阔天空就像穿行在无边的旷野……”张楚的蓝牙耳机里播放着汪峰的歌,他的脚步有点沉重,耳机里重金属元素不断刺激着肾上腺,推动大腿往前迈进。昨天是周五,又是秋末,天已完全黑了,飞了一整天的雨,下班的路几乎变成停车场。晚上8点半,张楚…[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网站地图

2138com太阳集团